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蓟门驿站做客,祝朋友开心快乐!

如果我不在家,饮酒、喝茶、品咖啡请自己享用。

 
 
 

日志

 
 

【我是北京69届】黑土篇(19-20)  

2010-08-01 15:27:03|  分类: 黑土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北京69届】黑土篇(19-20

(十)、捞地

捞地有两种工具,一个叫木捞子,一个叫条捞子。木捞子是用56米长,直径30-40厘米的桦木或柞木在木头的两端30厘米处各钻一个直径25毫米的眼,穿上钢筋拉环,供拖拉机拉着捞雪使用,也有用铁轨做成的捞子条捞子是用桦树条或柳树条将树条的根部用火烤软,然后编在一个长1.5米至2米、宽30多厘米的木框里,向一把大竹,用于播种时挂在播种机后面附土使用,这两种捞子我都做过。

三月底,暖暖的春风吹来,睡了一冬的大地开始苏醒,雪慢慢融化了为了让地里的冰雪化得快一些,夜里,我和张桥开着拖拉机拉着木捞子在田地里来回奔跑着,木捞子撞碎坚硬的雪壳,可加速冰雪的融化,二可平整土地。捞地和播种后的镇压都是好活,因不需要技术,两人可轮班休息睡会觉。(按操作规程是不允许的)。话又说回来,搁谁也不可能大眼瞪小眼干瞪十几个小时。我们还是偷偷摸摸找一个麻袋,里边装些干草,做一个软垫,放在驾驶楼里,两个人轮换睡会觉。由于刚学开拖拉机,一个愿意开,一个白天没睡好觉有点累又想多睡会,正好两个人互补。拖拉机作业有两种方法,一个是向心,一个是离心转圈作业。谁开拖拉机就看谁的习惯了,没有严格要求。如果夜里还有一些月光,在朦胧的月色中2-3台拖拉机你追我赶在几百亩白色的田野上,几个红色方块在缓缓移动,发动机的轰鸣声呼唤着沉睡的大地. 那景色真是美极了!

(二十)、我的绿帆布箱

在我的床底下,至今还保存着一只草绿色的旧帆布箱,虽然搬了几次家,但是我都没舍得把它扔掉,每次看到它就会想起那难忘的风雨之夜。
    (文章写到这节多少有些跑题,但还要详细介绍一下)。   反修营十四连当初选址在“二抚公路”163公里处,可能出于烧柴方便的考虑。连队建在公路的北侧,房后就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林子中有杨树、榆树、柞树、白桦树,红桦树、黄菠萝树。穿过树林就是浓江河的河岔。河水有多深,看着清澈墨绿色的河水,我和孟斌成、田志强、李光、张跃川等几次想下河游泳,夏天都冰凉刺骨,最终没敢下去。只记得食堂、还有职工家属划着船,头天晚上下的鱼挂子,第二天早上起挂子时,收获1-2麻袋鲫鱼不成问题。那时就有吃杀生鱼的,具体做法:将新鲜活鲫鱼去鳞,开膛洗净,去皮、去刺,鲜嫩的鱼肉去沾用盐、酱油、醋精调成的佐料,味道非常鲜美。为什么不用醋而用醋精,只是听人说的,醋精杀菌、消毒。

连队的西面有100多亩地,连队的东面新建了砖场,公路的南侧还有几百亩地。由于树林多,林子与林子之间有一些空地,大多是有水塘的塔头墩地,没有水塘的地块生长着很多我们称之“王八柳”的小树,这些小树看着不大,但是其树根盘根交错,五华犁的圆犁刀根本切不断这些树根,反而把五华犁的圆犁刀片、犁刀销轴、犁铲、犁臂、燕尾板别裂、别断。有时树根卡在大犁里形成拖堆,还要用撬棍撬,用刀砍,我和张桥开着拖拉机在地里转一天,也开不出几亩地,有时农机具都变形了。(开荒,拖拉机拉不动五华犁,我们都把五华犁改成三铧犁了。)当年,反修营的连队开荒都遇到过这些问题。所以,营部党委才决定集中拖拉机到饶河公路16公里处搞大面积开荒。(当年营党委还是临时的,708月份才正式成立)。

我们连队当初建点时,考虑烧柴方便,就把连队建在浓江河支流的一个树林旁。由于树木多,荒地少,开荒种地,吃粮就成了问题。为了解决吃粮问题,1970年春天,麦播之后,反修营党委决定:挑选一些拖拉机手骨干,在通往饶河公路第16公里处,新建一个开荒点,搞大面积开荒。
    1970510我们盼望已久的建点通知终于下来了。上午,我们40号车组的全体同志,简单开了个会,研究了一些事,然后对拖拉机、五华犁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和保养,油箱加满了油,一切准备就绪,整装待发。
    下午,我把常换的衣服,笔记本和工具书等放到帆布箱里,把被褥用塑料布包好,然后把帆布箱和行李放到五铧犁上用绳子捆好,眼含热泪恋恋不舍的告别了武装连队,我和张桥驾驶着“东方红-75”拖拉机牵引着五铧犁出发了。
    由于牵引着五铧犁,我们的拖拉机不能开的太快,以防颠坏农机具。拖拉机像老牛一样在铺满石渣的二抚公路上一颠一颠地慢慢行走着。没过多久,起风了,天空开始转阴,我暗暗祈祷着:千万别下雨,一下雨我的箱子和行李就会淋湿了。
当我们开着拖拉机从二抚公路向南拐上饶河公路后,这时天空像一个倒扣的锅底,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风雨铺天盖地而来,蚕豆大的雨点打的车顶啪啪作响。完了!”我不仅担心的是行李,更担心的是没有遮盖的帆布箱里边有我的书信,笔记本和学习材料。
    我心急如焚,路边除了荒草和原始森林外,没有人烟,没有可避雨的地方。我冒雨下车检查行李和箱子捆的牢不牢,认为没什么问题了,赶快跳上车,关好了车门。我和张桥商量我们必须加速了。
    由于饶河公路是新修的战备公路,雨后道路虽然泥泞但不很难跑,我什么也不顾了,拖拉机挂上5档,加大油门,拖拉机怒吼着犹如一辆冲锋陷阵的坦克车快速前进。飞快转动的链轨,不时的卷起一块块胶泥甩到车箱上,大犁上,转眼又被雨水冲刷掉。拖拉机过后,大犁的三个轮子压出了曲曲弯弯的三条泥沟。好像三条黑色的长龙。漆黑的夜晚,拖拉机的车灯像蜡烛一样一上一下地跳动着,玻璃窗上的雨水像瀑布一样什么也看不清楚。
    由于路况不熟悉,再加上只有我们一台拖拉机,也怕拖拉机和农具颠出毛病,拖拉机跑一会就不敢快开了。那年17岁的我,在这荒郊野外,电闪雷鸣,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里,心理真有说不出的紧张和害怕。

当我们来到开荒点新支起的帐篷前,已是半夜。雨,还是哗哗地下着。隆隆的拖拉机声把帐篷中早已熟睡的人们从睡梦中吵醒,他们纷纷起床,有的人帮我们卸行李,有的人帮我们点火做饭。我把拖拉机停到帐篷边的空地上熄火后,赶快去看我的帆布箱。帆布箱上全是泥水,箱子盖上的帆布还被大犁的调整轮磨破了一个大口子,看到新帆布箱变成这个模样,我伤心的泪都快下来了。心想,箱子里的东西肯定全湿了。
    我赶快打开箱子一看,真给我一个惊喜。由于箱子质量好,箱子除了衬布有点洇湿外,箱子里的东西完好无损。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当时真是太高兴了我把东西取出整理好,然后把箱子外边的泥土用清水冲洗干净我才放心睡觉,一夜睡的好香。
    这只绿帆布箱是19698月份,当我被批准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后,我和好朋友沈炎仲去东四百货商场花27.50元特意选购的。当时我们班好多同学为了多装衣物都买柳条箱。我当时想像兵团可能和部队一样,那时中苏关系紧张,备战又紧,如果经常流动,还是帆布箱携带起来比较方便,所以我才决定买这个箱子。无论是麦收,秋收,外出支援,还是调换连队,或是冬闲培训,我都会携带它。有了它,就有了家的感觉。这只帆布箱整整陪伴了我8年的边疆生活,它记录了我们当年开荒种地,艰苦创业,不图报酬,无私奉献,战天斗地,一腔热血贡献了宝贵青春的北大荒精神。
几十年来,这种精神一直激励者我对工作,对人生,不怕吃苦,不怕困难,乐于助人, 不计恩怨,乐观向上去创建美好生活的未来。现在这个箱子里保存着我在北大荒8年的日记书信照片离京乘车证边境证第一次工资条探亲请假报告、母病故发的电报、以及使用过的镰刀绑腿防雪盲的墨镜等珍贵资料。保留这个旧帆布箱也是个纪念吧!它纪录了我人生最有意义的那段历史。

【我是北京69届】黑土篇(19-20) - 蓟门驿站 - 欢迎您来蓟门驿站做客,祝朋友开心快乐!

 
未完待续

写于:201081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