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蓟门驿站做客,祝朋友开心快乐!

如果我不在家,饮酒、喝茶、品咖啡请自己享用。

 
 
 

日志

 
 

五师记忆(九) 麦场那些事  

2011-01-12 13:49:55|  分类: 五师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师记忆(麦场那些事

老排长姓顾,山东人,年龄大了,回家不干了,场院的工作由北京知青李春生负责,我辅助他工作。李春生上大学之后,我既是场院班长,又是一排代理排长。老排长在的时候不觉得,当你独挑大梁时,你才发现场院的工作非常不简单,需要很多常识和经验。

(一)、压麦场

大一些的连队一般都有两个晒麦场,一个是土麦场,一个是水泥麦场。土麦场用来晒种子(因水泥麦场被太阳一晒温度高,影响种子的发芽率),水泥麦场用来晒商品粮。

麦收之前首先要整理土麦场,除去杂草,把坑坑洼洼的地方垫上新土先整平,然后泼上一些水,撒上陈年麦糠,再用石磙一遍遍压实。压麦场是不能让骡马上场拉碌碡的,因为牲口的蹄子会把麦场踏得高低不平。所以全要靠人拉碌碡的。

(二)晒麦子

麦子一上场,小型车,解放车,一车接一车的麦子接连不断的运进场院,这时,场院的人员要及时卸车,打开车厢板,用木锨、推板把麦子卸到麦场,然后进行摊晒。翻场的活在场院是最轻的,但要顶着烈日, 把麦子晒了一遍又一遍,翻了一遍又一遍,也很辛苦。

在晒麦场最令人担惊受怕的要数不请自来的雷阵雨了,场院的旁边有一块挂着的五铧犁犁片,当遇到天气突变的雷阵雨时“铛”, “铛”, “铛”警钟敲响的时候,(在电影中日本鬼子进村时,可以看到的镜头)此时此刻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在干什么,都要放下身边的事,赶快跑向麦场,去把摊晒的麦子收拢起来,用席子或苫布苫盖好。因为你心里清楚地知道,这是用血汗换来的辛勤的劳动成果,也是我们一年的口粮。这时候是最考验人的精神、意志和体力的。这样的情景每年夏收的季节都要经历几次。有时心急火燎的刚刚收藏完毕,每一个人都被浇成落汤鸡似的,一会功夫,雨过天晴,天空又恢复了高温炎热的本来面目。当时如果有照相机拍下那个激动人心的画面,也是非常壮观的。有时、风起云涌的天幕里,乌云越来越黑,那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人们就像被扣在一口大铁锅里,突然银蛇从天而降,伴随“咔!”的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雷,瓢泼大雨倾泄而来,人们干瞪着双眼,眼看着到手的麦子渍泡于水中,面对变脸的老天爷,人们无可奈何。现实要求我们,担任场院的领导,必须会看天气的。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对天气预报发生了兴趣,到现在,我每天都记录天气预报,我在单位担任商品养护员时,每年和北京气象局签订气象服务协议,并且记住了很多看云识天气谚语。
日月有风圈,无雨也风颠。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天上钩钩云,地上雨淋淋。天上扫帚云,三天雨降淋。早晨棉絮云,午后必雨淋。早雨一日晴,晚雨到天明。今晚花花云,明天晒死人。空中鱼鳞天,不雨也风颠,天上铁砧云,很快大雨淋。老云结了驾,不阴也要下。黑云起了烟,雹子在当天。

当漫天乌云,偶然看到有一小块蓝天,这种气象叫开天锁,标志不久就会云消雾散,天气逐渐转晴。

看云识天气谚语在北京观察多年比较实用,并且容易记的是下面四句:“云往南雨成潭(中到大雨),云往北发大水(暴雨或强降雨)、云往西穿梭衣(小到中雨)、云往东一场空(小阵雨或无雨)

在北京一刮偏东风就要变天了。因地理位置的原因,这里不再多说。十雾九晴天,如果上午10点多了,雾还没散,多数就变阴天了。

(三)、扬长

俗话说:“会扬长的扬长堆,不会扬长的“王八堆”。

扬麦子要会看风向,这可是需要有些真功夫的技巧活儿,老排长经验很多的。如果顺风扬,麦子会被风刮到场院外面,如果逆风扬,泥土、麦芋子等杂物,就刮到你的身上了,麦头子和麦子混合到一块,打场的也不好打,很费力,形成一个大圆堆,也就是我们说的“王八堆”。

我们使用的是电动扬长机,有两个圆滚子和一个传动皮带,扬长机利用快速转动的滚子和传动皮带的摩擦,土块与麦粒都从扬场机里抛出来,由于惯性的原因,最后土块和麦粒飞行的距离不同,从而被分开。根据情况,你可以偏顶风或偏顺风进行扬长,扬长机抛到空中的麦子,麦糠等杂物就在空中分离,麦芋子顺风飘到一边去,黄灿灿的麦粒就象碎了的金子一样,闪着金光哗啦啦地落下来,在麦雨的下面,有几个女青年用竹扫帚不停的把一些麦头清扫出去。为了防止尘土灌进脖子里,在场院工作的人,每人都发了一个带披肩的白帽子,只露出两个眼睛,和鬼子兵差不多。这还要挑选有经验的女知青打场,扬长扬的好的,扬成一个长堆,麦子、麦芋子、土块杂物三样东西分的清清楚楚。男青年一般负责喂粮,老式扬长机是链耙式的,男青年用木锨往链耙处送粮,麦子由链耙输送到扬长机的输送带上,麦子就扬出来了。链耙式扬长机吃粮速度慢,常有杂物卡住链耙,使扬长机作业效率降低。为保证上场的麦子及时出风,粮食不霉烂,有时我们还要加班干到半夜。
(四)打撮子

麦子晒干达到入仓的要求之后,这时就要检斤过磅入囤。灌麻袋打撮子是最累的活,一般说来装麻袋需要两个人,一个人撑开麻袋口,另一个打撮子的人先用撮子撮一些麦子压在麻袋口,打第一撮子非常重要,这一撮子麦子一定要打到底,好手三撮子就是一百八十斤。如果第一撮子只打到麻袋的中间,只好将麻袋立起,再用撮子灌,这样可就累多了。

(五)检斤过磅

检斤过磅一般是5-6人一组,两人上磅,两人下磅,一人检斤、一人记账。两个负责上磅的人拿一根扁担,把扁担放在麻袋口中间,把一个麻袋口的边向里折,去包住麻袋另一侧边,抬起后利用麻袋的自重就压住了,不会脱落,要将麻袋轻放到磅上,如果用力过猛,可能会损坏磅称底下的刀杆。

(六)扛麻袋

扛麻袋也有规矩:两个人伐肩,两个人各抓麻袋的一角,扛麻袋的人单手或双手扶麻袋底,吆喝一声:“起!”麻袋离地,顺势钻进去,借力把麻袋稳稳地扛在肩头。由于麻袋斜着靠在脖子上,脖子成为支点、扛的好的人不用手扶,头稍前倾,迈稳步子就上囤了。扛麻袋的排成一队,依序钻肩,这也是一道景观。如果扛麻袋的人不是借力钻肩,非等伐肩的人把麻袋抬起来,伐肩的人很吃力,时间长了,伐肩的人不乐意,一松手,麻袋就重重砸在扛麻袋人的头上或腰上,有的时候不注意就把腰扭了,那时,年轻气盛,经常发生因扛麻袋的问题大打出手。有时,活不多,班里一些好出风头的人开始叫板,比一比看谁能扛,把麻袋装的满满的、看谁扛在肩上不用手扶,如果有女知青在旁边助威“加油!那小伙更带劲了。我那时虽然很瘦,体重只有117斤,真叫起号来也不干落后,也能扛起200斤的麻袋,一溜小跑。上三层跳板把粮食倒入离地面5-6米高的粮囤。后来使用了输送带,我们也不经常扛麻袋了,但是有些人的腰椎已经落下了毛病。

  未完待续

写于:201111213:36:26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