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蓟门驿站做客,祝朋友开心快乐!

如果我不在家,饮酒、喝茶、品咖啡请自己享用。

 
 
 

日志

 
 

我的饮酒经历  

2014-01-20 11:10:32|  分类: 我的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饮酒经历

在东四九条东口和东四十条东口之间的路西,过去有一个小酒铺,叫九条小铺。之所以叫小铺,说明酒铺的房间很小,只有十几平米。酒铺的屋里有个小小的玻璃柜台,摆着出售的老北京粉肠、香肠、花生米等下酒菜。粉肠是五角钱一斤,扑鼻的香味常令我们垂涎欲滴,只是偶尔用节省的早点钱或过年的压岁钱买一角钱的解解馋。

柜台里面有一个大酒缸和两个小酒缸,用厚厚的木板制作的缸盖上边裹着红绸子布。缸的上边挂有一两、半斤、一斤的酒提。(打酒的容器),经营八分,一角、一角三分一两的二锅头和老白干(大约60—65度之间)。

一张方桌,几个木凳,经常有蹬三轮的车夫(人力车),工厂的工人、房管所的瓦木工在这里喝酒。(附近有一家房修一公司,专门为中南海修缮古建筑的。)

我爷爷经常让我拿一个装二两酒的小扁瓶到这里打酒,好奇心使我第一次偷偷品尝酒的滋味,只用舌尖舔了一点,舌尖顿感奇辣无比,麻、辣、热的感觉使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实在不好喝。

后来,九条小铺改成了主要经营香烟、瓶装酒、糕点、水果的食品店。

在计划经济年代,穿着塑料拖鞋,光着膀子或肩上搭着一条毛巾,拎着保温瓶、大肚的凉甁,排着长长的队伍买四角钱一升的啤酒,很多人都不会忘记,那也是京城的一景。

我真正饮酒应该是到北大荒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开始的。按年头说,今年61岁,但酒龄已达42年。

1972年春节前,连队安排我享受两年一次的第一次探亲假,由于2月21日~28日,时任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应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邀请访华,外地人不能进京。因此,我被推迟到三月份。

那时的富锦县、佳木斯火车站附近的饭馆里都出售散装啤酒,用那种灰白色的瓷碗或圆口的玻璃罐头瓶盛着,2角钱一碗或一瓶。由于回家心切,在交通不便的路上,令人着急上火。所以,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喝上一俩碗或一俩瓶啤酒,大冬天的真是清热降火。

当我回到北京时,先期享受24天探亲假的同学或战友该返回连队了。

在同学、战友家里聚会吃饭时,他的母亲打开一瓶啤酒,告诉我们几个人别喝醉了。我们只能眨眨眼睛,做个鬼脸,不敢说什么。

有一次,我带着东北的黑木耳、大豆,看望发小、好朋友炎仲的父亲时,他父亲异常高兴,请我吃饭时,打开4瓶啤酒,边喝边聊。由于不胜酒力,他只喝了半瓶,我喝了3瓶半。

70年代初,反修营的小卖部经营的都是苹果、香蕉的色酒,我们探亲往家带的“北大荒”白酒,都是托老职工从老农场带的。

真正喝上白酒,应该是74年底或75年初,反修营开始自己酿酒了。第一锅发黄有些浑的烧酒(65-70度左右),分到各个连队免费品尝。当时,我们的下酒菜就是一盘萝卜咸菜和一块酱豆腐。

  1976年春天,我调到五师五十一团十一连。这是个畜牧连,饲养奶牛、有酒坊烧酒。

到酒坊干活,酒可以随便喝,但不能往出带。有时也会偷偷带出一茶缸“净馏”(酒坊烧的高度酒72度左右),回到宿舍来喝。据说,现在五十一团十一连还能烧出72度的白酒,其它连队烧不出来。

 “净馏”是没有经过勾兑的白酒原液,因为没有经过加工,所以酒香特别醇厚,酒精含量也非常的高,所以也会格外的香醇。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天下;有酒的地方,就有江湖!”在寒风呼啸、大雪飘飘、雾蔼沉沉的冬夜里,围坐在大宿舍的火炉旁,众位英雄好汉把酒言欢,对酒交心,邀五喝六,谈天说地,可小酌、可狂饮,但求尽兴。有一天晚上,我们围坐在大宿舍的火炉旁,一碗碗,一盘盘,热气腾腾刚出锅的一咬一流油的饺子香味扑鼻,香气顿时充满整个宿舍,令人垂涎欲滴。俗话说:“饺子就酒越喝越有。”我们拌俩凉菜,喝着小酒。  窗外,一轮明月又大又圆,像玉盘一样高高悬挂在蓝蓝的天幕上。掬一捧月光,把思绪浸透在酒杯之中。望着窗外如银的月光,不禁令人想起了唐代诗人李白写的诗句《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样的夜晚,我想喝酒,心碎不想哭。这样的夜晚,我想喝酒,不诉沧桑只想醉。望着杯中的白酒,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下来,我想家了!

哥俩好啊、五魁首啊、八匹马啊、六六六啊;俩好啊一个雷嘚;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 酒肉穿肠过,朋友心中留! 东风吹,战鼓雷,今天喝酒谁怕谁!天蓝蓝,海蓝蓝,一杯一杯往下传 ;天上无云地下旱,刚才那杯不能算。哥几个划着拳,吆喝着酒令,一杯杯烈酒下肚,一张张脸涨得通红。一两二两漱漱口,三两四两不算酒,五两六两扶墙走,七两八两还在吼。好在那是真正的粮食酒,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喝多了也不会上头。装酒的容器是军用水壶,也不知道喝了几壶,空酒壶被扔到了炕角。

大宿舍里静悄悄的,大伙谁也没有聊天说话,都在寻思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返回家乡和亲人团聚。我拿出“快乐琴”先弹了一曲《敖包相会》和《在那遥远的地方》,然后又弹了一曲《南飞的大雁》。我一边弹,一边唱,这是经过改编过的词:“南飞的大雁,请你快快飞,捎个信儿到北京,兵团战士日夜想念毛主席。”一会,我又小声地哼唱:“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呦,十八岁的哥哥来到了双山,风儿吹着那风车儿转呀,这下乡八载呀不能回还----。”开始,几个人随着琴声小声哼哼,后来声音逐渐变大,东屋宿舍的知青听到我们唱歌也跑过来和我们一块唱,一会屋里的人就站满了,不知什么时候还来了几个女知青,过去常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今天是男女搭配唱歌不累。”有些人觉得不过瘾,随手拿起茶缸,饭勺,饭盒,脸盆,水桶,锄板,铁锹,簸箕,只要能敲出声音的物件全用上了。随着音乐起伏的旋律,人们不断地敲打着手中带响的物件,如醉如痴。那天晚上借着酒劲真是唱疯了,唱了一首又一首,一共唱了一个多小时,有些人的嗓子已经嘶哑;有些人的眼睛红红的,充满了泪水。我的“快乐琴” 琴弦弹断了,脸盆敲漏了,茶缸敲瘪了,那天晚上是大伙最开心的一个难忘之夜。这也是在五十一团十一连给我留下的最深的记忆!

我喜欢喝酒,更喜欢和朋友在一起喝酒的气氛,所以我们经常聚会,但都不会喝很多,随心所欲天南海北的胡侃既增进了感情又得到了愉悦 。       
1977年12月20日,我被分配到北京外贸工作。刚开始做搬运工,后来担任保管员。由于熟悉业务,后来调到业务室负责外贸轻工公司、包装公司、机械公司、纺织公司、工艺品公司、土畜产公司、设备公司、化工公司等八个公司进出口业务的安排工作。

计划经济年代,我们的工作还比较轻松,有活就干,没活时,在休息室可以打扑克牌、下象棋,或回宿舍洗衣服。(我们每人都有宿舍,2—4人一个屋,可以换衣服,中午可以睡觉休息)。早晨、中午、晚上,食堂有饭,馒头2两一个,4分钱;米饭2两,5分钱;窝头2两一个,3分钱;所有炒菜一角钱左右,一碗红烧肉2角钱;一碗红烧鲫鱼2角钱。如果不愿意在食堂吃,也可以带饭,离家近的可以回家吃饭(当年,我们有午餐补助。2003年5月份国人围剿非典时,单位开始供应免费午餐)

80年代初的一天中午,我原来的班长老L邀我到宿舍去喝酒,同去的还有原来一个班组的小L和外班的几个人。那时,常喝的酒有二锅头、通州老窖、华灯。1986年以前,北京生产的二锅头均为六十五度。六十五度成为北京二锅头的特点和传统。为落实当时中央领导提倡喝 低度酒,培养新的饮酒习惯的指示,北京二锅头由六十五度降为五十五度。除位于东郊大北窑的北京酿酒厂生产二锅头、昌平酒厂、大兴酒厂、顺义杨镇酒厂、牛栏山酒厂和通县牛堡屯酒厂都生产二锅头。从北京酿酒总厂分出的北京酒精厂为有别酿酒总厂的二锅头(酒精厂与酿酒总厂均为轻工局直接领导,使用同一样式的二锅头商标)生产了五十六度红星二锅头并在北京市销售市场上取得成功,当时五十六度一瓶难求。消费者都认为五十六度是正宗,其实酒行都明白,五十六度和五十五度是一回事。

自1991年1月1日起,北京酿酒总厂与北京酒精厂合并。为维护市场秩序北京酿酒总厂仍生产带总厂标志的五十五度红星二锅头、酒精厂仍然生产带酒精厂标志的五十六度红星二锅头。直到1992年后实行销售统一才取消了酒精厂标志。五十六度二锅头以北京市为主,五十五度销往外阜。现在,市场出售的北京醇酒的前身,实际上就是过去的华灯酒。

按正常情况计算,我们3个人平均喝一瓶酒合适,几个人一会就喝光了一瓶,老L高兴,想再喝点,我又从柜里拿出来一瓶。老L挨个把几个酒杯斟满。这时,小L有些不胜酒力,偷偷将酒倒在地上,结果被老L看见了。 “酒是花钱买的,你不喝可以给别人喝,别浪费!这叫什么事?”老L火了!

老L拧劲上来了,非让小L把杯子剩下的酒都喝了,大伙再一块喝。本来挺高兴的事,有了这个小插曲,有点扫兴。我打了个圆场:“事情都过去了,谁也别再提了,能喝多少喝多少,谁也别再劝酒了!”话虽是这麽说,老L还是有些生闷气,又找人上食堂买了2瓶二锅头。

左一杯又一杯,一杯杯酒下肚,刚开始还觉得有些辣,后来越喝越甜了。那天,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等我醒来时,也不知道几点了,宿舍里亮着灯,隔着窗户看到外面,天已经黑了,班车早走了。看到桌上,酒瓶、酒杯、剩菜、剩饭一片狼藉,我的 头有些晕,也顾不及收拾了,慢慢站起来到宿舍外面过过风,一阵恶心,将胃里的东西全呕吐出来,这是我第一次醉酒  ,那天晚上,没有回家,住在了单位。

老场长虽然没有批评我,但因工作时间饮酒,还喝醉了,我自己很内疚。

几十年来,因工作关系,在大大小小的官场迎来送往、接待上级、和一些检查单位的频频撞杯中,我一直能够把握住自己,做到适量。酒是公家的,身体是自己的,我真看不惯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们酒后的一些言谈话语的丑态。我真正体会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内涵。这是你的工作,陪好了是应该的,陪不好,轻则被扣奖金,重则调离工作岗位,或下岗回家。

举一个实例:某上级单位,向我推销、摊派20箱老鼠药,在之前,为了灭鼠,我已经买了好几箱老鼠药,根据实际情况,我只定了两箱。此举令某上级单位非常不满意,第二天,爱卫会到食堂检查卫生,在吃饭的大厅里发现两只苍蝇,结果将食堂贴上封条,罚款2万,限期整改。

单位领导着急了,罚钱事小,中午,百十口人吃饭问题可是大事。于是,和领导商量,花一千元,开了一桌饭局,将此事摆平。从此,明白了很多事。说实话,一个老实巴交的人,你真当不了现在的干部。

一个好端端的国企单位,现在简直成了资本家的私营企业。干得了就干,干不了家走的口头语,简直就成了家常便饭。

单位制订了男55岁内退的政策,我在单位的小报上写过一篇题为《身体健康是1,其它都是0》的文章之后,为了我的身体,没过多长时间,我就申请提前两年内退了。

 2006年12月12日内退回家,单位为我们内退人员安排了散伙饭。单位的经理、书记、各科室领导都来陪酒。从1977年12月份,来到这个单位,几次上上下下,伴陪着企业从辉煌,不景气,再创辉煌一路走来,我也曾经有过高峰、有过低谷,也获得了很多荣誉,得到了上级领导和单位领导、单位职工的认可。在这个单位,有我的付出,有我的厚爱,也留下很多无奈的无奈。

那天吃散伙饭的过程中,男男女女很多人都向我敬酒,他们知道我的酒量。但是,由于很多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我担心喝酒后失控。所以,我借口下午和冬泳队朋友游泳,滴酒未沾。

如今,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身体健康。身体健康是1,其它都是0,有了1就有0的存在,没有1,一切都是0。我们16岁参加工作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超体力劳动使我们或多或少都落下一些疾病,这辆除了铃不响哪都响的的超载车,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故障趴窝。退休的工资虽然比上班的工资相差确实不少,挣一万有一万的压力,挣五万有五万的压力,工资虽不多,多活20年全有了。

退休后,和泳友们常年在自然水域游泳、登山,身体素质越来越好。

从2014年开始,不说戒酒,说少喝。过量饮酒对人体伤害很深,尤其是肝脏。因此有人说,“一次醉酒相当于一次急性肝炎”,这种说法是成立的。  不管在什么场合,平时不超过一两酒,聚会不超过3两酒,从现在开始珍惜我们的生命还不算太晚!

文:蓟门驿站

写于:2014年1月20日11:01:17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