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蓟门驿站做客,祝朋友开心快乐!

如果我不在家,饮酒、喝茶、品咖啡请自己享用。

 
 
 

日志

 
 

老北京记忆—净水泼街  

2014-08-01 11:31:24|  分类: 北京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北京记忆—净水泼街

泼街对50后的人都应该有印象。我们居住的东四九条,50年代末,60年代初,胡同还是土路,院里没有自来水。我们吃的水是送水车送的,好像是2分钱一水桶。送水车是一个毛驴拉的车,车上有一个长方形的木桶,可装一吨左右的水。车后有一个木塞,供放水用。水是从位于东四十一条东口对面的北门仓胡同一进口路北的自来水管接的。后来,这里变成了供奶站。

北京天气干旱,雨泽稀少,可是逢到雨季,淫雨连绵,也能没结没完,下上个十天半个月不停。

因此有人形容北京的马路:“晴天三尺土,有雨一街泥。”话虽近谑(音:xuè),可也是实情。 

  由于是土路, 一到夏天, 街道就会组织居民每天定时泼街,下午两点钟,街道的积极分子(我们小孩对街道主任、街道工作人员的统称)摇着铃铛“叮铛”“叮铛”在胡同里边走边喊“泼街喽,泼街喽”。于是居民们各家各户端着大盆小盆用清水泼街。几盆水泼下来,胡同里便觉清爽,尘土也就随之降低了。

由于放假了,泼街的事都由我们孩子代替大人了。那时,我们中午不睡午觉,偷偷织蜻蜓网或在胡同里捕蜻蜓。

孩子们光着膀子在胡同里跑来跑去,小脸涨的通红,身上脸上全是泥土。听到泼街声,大人们睡醒了,这时可以听见母亲们大声斥责孩子的声音“野露骨这是上哪儿疯去了?”“先去泼街,一会赶快洗澡!又找打了!”

大约63年或64年, 胡同挖开了路面,我们看到了东四九条的下水道,可能是明清遗留下来的城市排水系统,宽约一米、深约一米用青砖和石条砌成的西高东低的贯通整条胡同的流水沟。

在排水沟旁边埋上了自来水管道,从此,家家户户有了自来水。后来,胡同里开来一台拖拉机,拉着像犁一样的东西,把胡同里的土翻起来。土翻得很暄,软软的。又开来一台压路机,把搂平的土压实。老式的压路机是蒸汽的,我们称之“汽碾子”。不久,胡同铺上了沥青路。

夏天,烈日炎炎,沥青路被晒得软绵绵的,穿着塑料凉鞋踩在上面都烫脚,有时还会沾一脚沥青油。已经上小学的我特别喜欢用水泼街,泼街的同时,连澡也洗了。

66年,“文革”开始了,人们忙于政治,泼街的事就没人管了。

其实,现在也泼街,只不过被洒水车代替了。泼街早已成了记忆。过不多久,人们慢慢就会淡忘了!

但下雨天泼街——假积极的歇后语却不会使人忘记!因为,它已收入歇后语大全!

如今,老宅子拆了,变成了路,没有一点念想了!

老北京记忆—净水泼街 - 蓟门驿站 - 欢迎您来蓟门驿站做客,祝朋友开心快乐!老北京记忆—净水泼街 - 蓟门驿站 - 欢迎您来蓟门驿站做客,祝朋友开心快乐!
     文:蓟门驿站

照片:蓟门驿站

写于:2014年8月1日11:31:21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